当前位置:主页 > 职场资讯 > 正文

如何促进快递包装垃圾“再生”

未知 2019-03-25 10:10

  近年来,中国快递业的日均服务人次超过1.7亿件,这海量的消费背后,也带来了一系列快递包装垃圾问题亟待解决。对此,国家邮政局出台的《推进快递业绿色包装工作实施方案》中提出,到2020年,要基本淘汰有毒有害物质超标的包装物料、基本建成社会化的快件包装物回收体系。那么,推广“绿色包装”面临的快递包装标准滞后、回收循环较难、环保意识不足等瓶颈问题又将如何突破呢?
 

  千呼万唤盼标准:

  快递绿色包装是一项复杂的、多变量的系统工程。业界普遍认为,建立健全相关法律法规和标准是首要的紧迫任务。

  实际上,“我国涉及‘包装’的法律有100多部。”中国快递协会法律事务部副主任丁红涛向本报记者介绍,涉及物流快递包装的法律法规就包括邮政法、环境保护法、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进出口商品检验法以及《快递市场管理办法》《关于加快我国包装产业转型发展的指导意见》《包装资源回收利用暂行管理办法》《铁路货物运输规程》等。同时,我国也制定了有关快递包装的国家标准,“如2009年发布的《快递封装用品》系列国家标准,规定了快递外包装材料的具体要求,但对于快递包装中大量使用的内填充材料没有具体规范。”

  北京环卫集团副总经理罗伟也表示,2011年出台的《快递业务操作指导规范》是目前涉及快递包装的唯一国家规范,但并没有关于快递包装物的技术及标准规范。我国虽然也有《快递电子运单》《快递安全生产操作规范》等行业标准,但关于快递垃圾处理的规范还尚未出台;在垃圾处理和回收问题上,现有法律也没有对塑料包装废弃物处理的相关规定。

  对此,法律界人士也在为行业发展出谋划策。中南大学法学院教授陈海嵩认为,政府有关部门应当针对网购行业货物包装制定具体可行的国家标准,划定包装不能超过的底线、明确绿色包装的法定标准。如果违反标准,有关企业就应承担相应责任;如果快递企业“绿色包装”率达到规定比例,则应由政府部门给予一定奖励。

  苏州大学环境法研究中心主任朱谦教授表示,应适时推出具有较强操作性的快递包装物的强制性标准并不断细化完善。例如,哪类货品适用什么包装、包装的强度要达到多少、什么样的快递包装必须使用可降解材料等。

  据悉,国家邮政局正在推动将快件包装列入《循环经济促进法》的强制回收目录;推动出台快件绿色包装环保标识认定使用和管理办法,探索将绿色包装等环保指标纳入行业信用体系建设内容。另据丁红涛介绍,《快递封装用品》系列国家标准和《邮政业用封装胶带》行业标准也在积极修订中。

  推广普及待扶持:

  除了法律法规的完善,操作层面的扶持政策也必不可少。

  在环保技术研发方面,广东天元集团董事长周孝伟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介绍,天元已研发出全生物降解快递袋及胶带,其埋入土壤180天即可完全降解为水和二氧化碳,堆肥后的土壤不含有对人体、环境有害的成分。另外,天元使用创新设计出的二次文件封、二次快递袋、纸箱等,产品使用完后,不需要再加工就能够二次或多次重复使用。“我们还成立了快递电商包装研发中心,期待与快递企业等相关方合作对包装物料进行回收、筛选、加工、再利用,同时也期待能够得到国家相关部门的更多支持。”

  在推广普及层面,浙江大学光华法学院副教授巩固建议,国家可通过为主动使用环保可降解材料者提供补贴、纳入名录环境友好诚信档案、予以公开表彰等形式,激励企业主动使用环保材料。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副所长常纪文则认为,应通过税收杠杆调节快递包装的市场行为,提高不可降解材料的成本,鼓励企业回收利用等。

  在回收利用层面,陈海嵩表示,应将快递包装垃圾的处理置于生活垃圾处置整体视野下来看待,政府部门应将再生资源回收纳入公益事业领域,出台特定政策,对从事回收、生产、使用再生资源的行业予以倾斜,鼓励快递企业建立包装材料的回收与再利用体系。同时,还要加大垃圾分类宣传和配套设施的建设力度,实现垃圾分类回收和再生资源回收的衔接。

  垃圾分类应激励:

  2016年,我国年人均快递量已达23件。专家称,快递垃圾分类处理与消费者生活习惯的相关性日渐紧密。因此,培养消费者垃圾分类的自觉性,是快递包装绿色化的一个关键所在。

  目前,推行垃圾分类制度已上升为国家顶层设计。今年两会上的政府工作报告就明确提出,要加强城乡环境综合整治,普遍推行垃圾分类制度。

  北京印刷学院青岛研究院院长朱磊向记者介绍,纸箱和塑料袋的使用量占到快递总业务量90%左右,但实际回收率却不到10%。那么,如何提高普通民众在快递垃圾分类和回收方面的积极性呢?

  北京环卫集团副总经理罗伟建议,政府应加强对垃圾分类工作的宣传教育和知识普及,并设立合理的垃圾分类激励制度,进一步提高居民参与垃圾分类的积极性和主动性。有着25年垃圾无害化处理经验的北京环卫集团在这方面做了很多探索。罗伟告诉记者,“北京环卫集团探索出一条契合垃圾清运和废旧物资回收‘两网融合’发展的‘垃圾智慧分类模式’,实现居民投递行为的实时奖励反馈、垃圾分类数据的实时发布、垃圾分类去向的实时查询,打破了原有分类效果信息不对称的弊端,为垃圾分类量化考核奠定了基础。”

  北京环卫集团还将原有的垃圾楼和废旧物资回收站点升级改造成“生态绿岛”,不但具有废旧物资暂存及中转功能,还可进一步为居民、保洁员、废品收购员提供废品回收交易、便民服务、积分兑换等综合服务,通过掌控物流节点的方式控制分类垃圾流向。

  一些发达国家对于市民垃圾分类习惯的培养,也总结出了一些颇有成效的经验。例如,日本政府对于垃圾分类与减量方面的激励机制比较全面,对于废品回收者、分拣者,政府给予信用贷款;对于收运作业企业、资源化回收再利用企业、垃圾焚烧厂等环保企业,政府采用税收减免等方式,促进其发展。

标签